Wednesday, December 22, 2004

一部有關於對於身旁事物態度的電影。

珈琲時光,那是一部有關於對於身旁事物態度的電影。

一個又一個長鏡頭,一再提醒我冷靜謹慎的觀察那在你身旁激起的漣漪,
一段又一段電車錄音,一步一步要我將你推向旅程的下一站。
蹲在車廂後端的年輕女子為何憂傷?憂傷那夢裡的妖精帶走生命的希望
月台上拿著麥克風的男子在錄什麼樣的音響?錄的是電車在城市網絡中的脈搏。

四線電車交會的時候。我們在旅途上相遇而又分離。
那一刻,很短,卻已經足夠讓我凝視你、我的生活,那是一個好淡、好慢、靜止不動的長鏡頭。







Friday, December 03, 2004


good boy

Thursday, December 02, 2004

Le Temps Des Gitans

流浪者的宿命 不知歸處
任由白紗如精靈般隨風飄流
流浪者的旅途 不知終點
任由石子路如藤蔓般曲折蔓延
手風琴不由自主的泣訴
陷在思鄉的漣漪裡 卻憶不起家在哪裡
請給我一張地圖 讓我找到宿命的來源與歸處


然2004年還沒結束,但流浪者之歌(Le Temps Des Gitans, 1989)無疑是今年看過最愛的一部片。拖東歐影展之福,今年總算是把Emir Kusturica的片子幾乎看齊了,順道也把原聲帶買齊了,算一算也花了我兩千多塊錢吧。
浪者之歌,講的是宿命的故事,一個有奇怪超能力的少年,為了攢錢給瘸了腿的妹妹醫病,離開了親愛的祖母、無能的賭徒老爸、疼愛的妹妹還有最愛的情人,離鄉背井去賺錢,誰知卻被勢利的壞蛋給騙了,無奈的成了騙子討生活,好不容易回到家鄉卻發現已經面目全非。因為失去情人而傷心的少年,在冬夜裡借酒澆愁醉倒在祖母懷裡,只能留下傷心的眼淚。
乎....,只要踏上流浪的旅途,似乎一切都只能接受命運的擺佈。在路途上,追求的只是美好的前程,卻總不能盡如己意,以為看見了終點,看到的卻是石子路又無盡的延伸。聽說手風琴總是可以撩起思鄉的情緒,卻總是在想要堅強時,悄悄然的在耳邊迴繞,回頭卻早已不見來時路。

宿命,是一種讓人對命運低頭的靈魂。總是在你想要吶喊時,掐住你的脖子,要你屈服。

Wednesday, December 01, 2004

我申請了一個布拉格

是的,我申請了一個布拉格,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要申請一個布拉格,我更不知道這個布拉格的意義在哪裡。

但我相信,因為我對於這個布拉格的存在感到懷疑,於是這個布拉格的存在已經被建立,這個布拉格已油然而生。

2004/12/2 MyBlog啟用紀念。